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王蒙,193410月生于北京,河北南皮人,中共党员,曾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央委员、原文化部部长,第八至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现在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王蒙先生自1953年开始文学创作,作为知名作家,也是常年笔耕不辍,硕果累累,在2014年出版文集45卷,也不是全部,也不是全集,只是王蒙先生文学生涯中的部分篇章。1987年获得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与日本创价协会和平与文化奖。并成为约旦作家协会名誉会员。2003年获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荣誉博士学位,2009年获澳门大学荣誉博士学位,2017年获日本樱美林大学博士学位。王蒙先生曾到访过60多个国家和地区,它的文学作品也被翻译成20多种文字在国外传播。

    

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特点


我们为什么今天还要讲传统文化?因为我们的文化在五四的时候,曾经大家对它进行了非常痛切的反省,当然这个话我后面还要讲,虽然经过痛切的反省,现在看出来这个文化在今天仍然是活着的文化,是能够起作用的文化,因为它是一个积极的文化。我们的文化强调对人生的积极的态度,现在的经典文献最早的而且比较靠得住的是《易经》,《易经》提出来天道是自强不息,地是厚德载物,这本身就表达了一种对人生、对生活、对社会、对历史的积极态度。


(图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因里希·伯尔)


我在三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听到过一个完全相同的故事。一个是在德国,德国著名的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海因里希·伯尔,只有德国人会这样写小说,他的题目叫做“一个关于生产劳动力下降的故事”。你可能以为这是经济学论文,他写的小说讲的是一个渔民在河水里捕鱼,鱼太多了,他张罗不过来,看见一个小伙子在树下睡觉,就叫这个小伙子帮忙。小伙子说我睡的舒服帮你捕鱼干什么?渔民说我会给你很多钱。他说:“我要钱干什么呢?我现在睡觉最幸福,不需要给你干活,不需要钱,也不需要出去游玩。”这是德国人写的一个故事。我去印度的时候,印度人跟我讲,说我们印度也有这个故事。我听了很奇怪,怀疑是不是德国作家听了东方的故事。我去非洲的喀麦隆。喀麦隆文化部的官员也给我讲这个故事。这就是一种对于人生的消极态度,我们说中国是最反对懒惰的,是最反对无所事事的,是主张勤劳的,他有积极性。


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此岸性的特点,佛教把得到佛法和没有得到佛法说成是此岸和彼岸,此岸是指世俗的生活,彼岸是指死后进入天堂,进入极乐世界的生活,中国文化强调的是此岸,孔子强调“未知生安知死”,意思是生活的事情尚且讨论不清楚,就不用讨论死后的事情,“子不语怪力乱神”,“敬鬼神而远之”,他强调的是此岸。  

  

中国传统文化具有经世致用的特点。由于强调经世致用,所以中国古代的先贤、诸子百家的理论相对比较简单明白。能够让众人,尤其是诸侯帝王可以听得懂,从而能够帮助他们开展治国理政的实践。正是它的积极性、此岸性与经世致用性,使我们的传统文化和我们的现代化的实践能够相通,能够使我们的传统文化在现代化的建设中起积极的作用。

 

中华文化的三个崇尚

    

第一条,中国传统文化尚德尚善。中国崇尚道德,而且认为治国理政的资格、治国理政的根据在于道德,这个地方的“道”是“导”,指导的“导”,古代是一个字,导之以政就是用行政的手段引领,齐之以刑就是用法律的手段规范,齐就是规范,民免而无耻,你可以让老百姓不去做违法乱纪、胡作非为的事情,但是老百姓并没有感觉到做坏事有什么可耻,就是说他的思想并没有受到教育。而导之以道,用道德来引领,用礼法、礼术、礼节规范,有耻且格,他就有了自尊,就不做那些坏事,而且有了一定的格调,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孔子强调“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这个“共”就是“拱”,行政、权力、君王靠的是什么?靠的是道德,我们是用道德的方法,用合乎道德的方法来治国理政的,一个有道德的君王,一个有道德的政权,就好象天上的北斗星那个系统,它在正北,最固定、最稳定,其他的星星围着它旋转,这是孔子理想的政治。


我常常讲,现代世界大家都非常强调权力的合法性,权力是合法的。中国古代当然缺少这种权力的合法性概念,但是中国古代有一种权力的合道性的概念。什么叫合道?就是你这个权力同你的行为,你对事情的掂量,你对事情的判断和决策,要合乎道。这个道既是天道,也是人道,也是政道,政治的那个道,就是那个最大的方向。这个道的意思包括了很多,道的意思是道路的意思,也是根本的意思,还是方向的意思,还是纲领的意思。


尚一尚同,就是在刚才说的崇尚之中,它认为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统一的,它认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可以针对不同的事情、不同的课题、不同的挑战,都有它的正面的作用。因为尚一尚同用现代语言来说有一种整体主义,什么事儿从整体上解决。


(图为范仲淹的画像)


中华传统文化崇尚善良。范仲淹提出一个说法,要是西方的思想方式就很难接受,范仲淹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就是你当不了大臣了,因为一般人不想当皇帝,因为当皇帝要造反,要造反说不定就变成了叛逆,甚至会自取灭亡,但是他说一个普通人最高的要求、最高的目的,可以当宰相,可以当卿相,可以当大臣,当不了一个好的宰相了,就去当一个好的医生。中国为什么把良相和良医看成一种人,因为良相和良医的目的都是说救苦救难,解民于倒悬,关心民间的疾苦。


第二条,中国传统文化尚一尚同。就是在崇尚之中,认为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统一的,认为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可以针对不同的事情、不同的课题、不同的挑战,都有它的正面的作用。因为尚一尚同用现代语言来说有一种整体主义,什么事儿从整体上解决。老子思想里有很多这种东西,他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就是有了长才有短,有了短才有长,有了难才有容易,克服了难,这个事儿就变得容易,把这个事儿看得太容易了就会碰到困难。有无相生,老子讲的更好,老子你有才能利用,但是你有无才能发挥作用。老子有些思路那也是太可爱了,他说一间房子的用途在于无的这一部分,比如这间房子有柱子、房顶、地板、墙,但是我们是坐在无的部分,不能坐在墙里、天花板上,也不能钻到地里,就是你这块所谓空间。他说一个坛子、一个罐子你用的也是它的空间,不是用的四壁。一个柜子、一个箱子用的也是它的空间。所以有多大的无就有多大的用处,但是这个无又是靠有造成的,要是连四壁都没有就不是房子,你有四壁、有房顶、有地板这是房,但是你用的是空间,所以有无也是互相使用的。所以老子的这些思想方法非常的有趣,他也是把它统一起来了。


   

第三条,中国一个尚化尚通。刚才谈到了中国对道德的强调,对于一的强调,我们很容易认为中国文化是僵硬的,甚至于是专治的。但是中国同时又非常强调的是要有所变化,要与时俱化,叫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叫穷则思变,叫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就又有各种关于变化的理论和说法。中国文化的第三方面叫尚化,崇尚变化。最早这个话是庄子提出来的,“万世万物都与时俱化”,随着时间的发展而不停的变化。我们认为变化是常态,不变化不是常态。为什么说中国文化是崇尚变化的文化呢?我们可以想一下中国的特点。一方面,现在有一种说法,说中国的封建主义是超稳定的封建主义,几千年都是这样国家集中统一君权的制度、帝王的制度,可是另一方面我们又要看到,中国这几千年当中不断的发生改朝换代、农民起义、政权更迭、制度的变化。它是一个变化很多的国家,不是一个变化很少的国家。


中国的文化是独树一帜的东方文化灯塔,有它的凝聚力、合理性、抗逆性与适应性和生命力。但是自古以来中国的文化太优越了,几乎没有什么严肃的挑战。所以,自古以来也有中国的有识之士对中国的文化提出一些警告,提出一些暗示,就是我们对这个文化也要善自处理,不要产生负面作用。


李白还是唐朝的时候,他就提出来教条主义、繁琐哲学对文化的态度,他说鲁叟,就是鲁国的一位老爷子讲诗书礼乐这样的经书,“白发死章句”,从上学到头发都白了死抠那些文字。“问以经济策,茫如坠烟雾”,经就是治理这个国家,济就是帮助、施恩改善这个社会的生活,所以要问问他怎么样治国能够改善社会呢?茫如坠烟雾,鲁国老爷子就跟掉在雾霾里一样,什么也说不清楚。连李贺不谈政治的唯美诗人也说,他说“寻章摘句老雕虫”,就是从这引一句话那引两个字,抠那点小玩意。这样的人连夜里也不睡觉,还在那抠那个文字。可是最后他写的文章是“文章何处哭秋风”,文章一点用都没有,对国家、对朝廷、对老百姓没有用处,他写的文章只能放在一边,用风雨吹哗啦哗啦响就跟哭一样。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变成死的文化,不能变成抠字眼的文化,不能变成停滞不前的文化,这早就认识。


文化自信与创新性发展


1840年以后,中国的文化完全进入了一种危机的状态,我们现在谈文化自信和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先是中国摆脱了近一百多年以来的混乱状态,这种被欺负的状态,这种所谓民不聊生,充满了四分五裂的状态有关。尤其是和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有经济上大的发展,国力上大的发展,已经证明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有生命力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什么特别强调文化自信呢?简单说中国有自己的文化,中国有自己的道路,道路也是文化的表现。中国有自己的说法,中国有自己的语言,脱离开中国文化就等于脱离开了自己的根基。


所以,我常常说过一个话,“如果不搞现代化,中国就会被开除球籍”,这是毛主席说的,当然毛主席没有说“现代化”。毛主席说中国应该有更大的贡献,中国现在的贡献还不够,中国如果发展的不好会被开除球籍的。球籍就是地球,你在地球上会成为最落后的国家。可是我们如果不弘扬、不继承传统文化,我们就会自绝于中国的历史和人民,因为老百姓能接受的仍然是中国这个说法,不可能接受从英文、拉丁文学来的新词。你就无法深入人心,无法使你的这些主张、这些政策能够被老百姓所接受。


文化自信还跟现在一个提法有关系,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我们说的马克思主义是本土化了的马克思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和中国文化结合起来的马克思主义。过去我们在政治学习上多次讲过,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结合”,我想这是非常正确的。同时,我们也可以延伸一步,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结合。因为,我们传统文化里面有我前面说的积极的东西、此岸的东西、经世致用的东西和实践相统一的东西。所以,我们所说的毛泽东思想,当然今天我们所说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是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结合。


这里还有一个提法值得我们深思,就是习近平同志已经多次说过,说我们一方面强调优秀的传统文化是我们思想的源头,是我们思想的、精神的资源;一方面又强调,要实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的转变和创新性的发展。什么样的创造性的转变和什么样的创新性的发展呢?我的理解,就是让让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相对接,让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初的科学技术和大生产大发展相对接;让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中央提出的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这样一种理念相对接;让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全球化的经济发展的形势相对接。一切能和这个相对接的我们都要加以弘扬。而相反被局限于小农经济的那种狭隘的、停滞的、保守的那些东西,我们不能任凭它发展。回到我一开始说的那句话,我们现在所谈的传统文化是今天谈的传统文化,是在建设全面小康社会的情况下谈传统文化,是在坚持改革开放的情况下谈传统文化,是在实现传统文化创造性的转变和创新性的发展方针下的传统文化。


网友评论

登陆 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3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