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图为张立辰讲课近照)


张立辰,193910月出生江苏省沛县,1954-1960年徐州三中读书并得李雪鸿美术启蒙,1960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从学于潘天寿、吴茀之、陆维钊、诸乐三、陆抑非等名师。于1977年应聘中央美术学院,现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顾问,中国美术学院荣誉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潘天寿艺术基金会理事,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学术委员,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院部委员,全国美展中国画评审委员,杭州中国画双年展艺委会委员,中国金陵百家画展全国青年美展评委会委员,造型艺术创作研究成就奖学术委员、评审委员等职。


张立辰专攻大写意花鸟画,代表作有《雪蕉》、《晓雨含烟》、《竹藏风雨》、《西陆晨霜》、《秋荷》、《家乡的风》、《安吉春雨》、《生与死》、《梅雪共春》、《松》等,曾在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长沙、青岛、杭州、台湾、香港及巴基斯坦、日本、韩国、意大利、西班牙、圣马力诺、澳大利亚等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联展和讲学交流活动。

  

创作应该继续深入研究中国画的本质特征


不仅在这里讲,更重要的是平时训练也好,研究创作课题也好都要围绕这个问题,因为基础就是中国画的本质。它的笔墨品质,它的写意精神,意向观念的思想,必须要牢固,要扎得深。就像潘先生说的中国画的思想根基是中国传统哲学,我们就应该在中国文化传统思想和传承哲学上扎下根去。这一点我们不能再犹豫,不能像前几十年对中国画还怀疑,不能怀疑。因为那个时候西方各种文化思潮的冲击非常激烈,一时认识不清楚,别说老百姓和一般的艺术家,即使是文化精英和知识分子都懵了。经过20世纪中国画的改造,改造就像打仗一样,经过锻炼和洗练以后,现在沉静了下来。近十年以来,比较沉静了,不像“八五”思潮那样人心慌慌,对于中国画处于恍惚不定不安的状态。现在不是了,已经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是不能离开的,离开这个基因它就要变异,一变异,民族文化就会产生变异,整个民族精神就会丧失。世界历史上有很多例子,我不再过多介绍。埃及巴比伦一说就清楚。


(图为张立辰作品《竹藏风雨》)


现在我们要提高民族文化的自觉自信。比如中国画,尤其是花鸟画,花鸟画本身是人与大自然的合一。也就是说,中国传统哲学的根基思想所产生的对艺术的一种法则和观念。这个东西决定了中国画的基本性质和特点。“人文资源造字太极”是从中国传统哲学来谈文学创作的,说明中国文化艺术几大块中都有比较高深的力量。文论、诗论、书论、画论,还有其他论,这些思想根基是我们必须深入研究的问题。


以前我们讲过中国画它的思想,中国画的产生是从中国哲学的观念而来。有了黑白才决定了中国画的基本形式,阴阳虚实、刚柔曲直等等这一系列 的法则决定了中国画的基本形式和基本语言。刚才说到太极,从周易到八卦,八卦太极图实际上是中国画的第一个图式。前一段时间我看了看关于周易和太极图相关的解释,一个太极图和周围的卦爻,就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和文化观念都包含进来了。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中国人的智慧和文化的思想根基,一个太极图就可以代表了。


中国画强调的黑白阴阳虚实,太极图的内涵就比较全面的反映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思想。我们画一张画,笔墨的虚实,黑白的关系布局等等,它的周而复始的运动规律都在太极图里。所以,太极图就是中国最早的一张中国画。它是中国绘画的第一图式,值得我们深刻理解。要从太极图的基本内涵来联系我们现在对于中国画的理解,对于中国画笔墨的理解,对于中国画布局的理解。


我们以前分析过潘天寿先生的那一张《观鱼图》,把它变成一个圆以后,和太极中间的阴阳鱼完全一样,而且就在石壁的大空白里吊了一个点,这个点就像白鱼的眼睛一样。说巧合其实不是巧合,这是潘先生的智慧在创作和绘画方面的具体化。说起来非常高妙,高妙当中就包含了一个思想,他是怎么形成的。潘先生怎么将《观鱼图》画成了一个太极图中间阴阳鱼式的黑白结构和实中虚、虚中实的结构,非常提炼、非常概括。笔墨语言不用说了,是极其精纯的,值得我们研究的内容非常多,包含着很深的道理。

 

中国画的思想根源与笔墨表现


我们现在回头认识中国画的思想根源,跟我们的笔墨训练和创作当中的笔墨表现紧密地结合。我们看过的客观事物,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中国的厉害之处是一千多年前,顾恺之就教会了我们认识论和方法论,即认识事物基本的法则,要善于联想,规定了治学的一种方法,一种思想方法。所以既有太极八卦那样的鲜明概括,又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图式。


我们笔墨语言品质经过这几个阶段不断的发展和提升,我们就是对这个东西加深理解,把它变成我们日常学习和训练的一种习惯,说的深入一点叫素质。比如创新是一个概念,一种文化的样式,一种文化的表现,要有从新的观念到新的形式的变革,这叫创新。一个画家或一个作家要把古人给我们的非常丰富的,而且还在不断发展的思想观念溶化到自己身上。就像当时学习毛泽东思想时说的一样,要融入到血液中。如果把传统思想和艺术观念溶化到我们的血液里,就不需要随时随地跑到仓库里再按电脑按钮了,过程变得简单,把它变成了自我行动。什么叫文化自觉?这就叫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就是从这儿来的,而不是我们有意识地如何在自信,如何在自觉。


(图为国画大师潘天寿)


那些老先生们,像潘天寿先生,碰到问题,他马上会站在民族文化的角度、传统思想的角度来判断他所遇到的新生事物。所以,他能非常快速地提出应对办法和理论,这才是大家。所以我们要攀登高峰,首先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将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法则、理论、观念通过深入的理解,牢牢的记住,化为行动。这是我们治学修为过程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也是最难的问题,往往知道而难做。难做的根源在于对于传统根基的理解不深入、不牢固,这个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加强的,放在第一位。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个问题认识到,而且把它放在第一位,我想下一步的问题就能非常快的解决了,相对节省时间,少走弯路,不至于碰到问题绕圈子。潘天寿先生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对应、不同的反应,一是说明这个人有智慧,善于用脑子,二是反应快,关键在于他将自己个人的圈子、个人的思想、个人的需求和民族国家结合在一起,就是大我小我的关系。

 

 认识到花鸟画和其他画的不同特点


我们从事花鸟画的学习、研究、创作,意味着我们将一生的精力都交给它了,我们要为之而奋斗。这样一个愿望、这样一个志向,怎么更好完成,我们要加深对花鸟画进一步的认识。艺术是一个大的范畴,包括美术、音乐、舞蹈、戏曲、文学,包括工艺、建筑、影视。从整体到局部到中国画当中的花鸟画,范围非常大,像宇宙一样,艺术的实践、艺术的宇宙。花鸟画属于艺术,不是单纯的绘画。所以它的内涵应该很高很宽很大。它虽然是一个局部的画种画法,却具有了艺术的所有特征。对于这一点大家都是理解的,但是从宏观角度分析中国的花鸟画,过去我们所想所做的并不是太多。所以,20世纪一碰到困难和冲击,首先反对的就是花鸟画。


(图为张立辰的作品)


从写意花鸟本身的性质特点到审美功能、社会功能、政治功能的角度权衡和理解花鸟画的创作。这样才能把握住花鸟画创作的正确性、准确性。看起来这个问题好像是模模糊糊的,但是我觉得它是很有原则的,它与审美、与精神境界、与思想、与生活追求等等这些方面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们作为学习和创作花鸟画的画家来讲,他的心态和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对社会对政治等方面的态度,应该是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有所区别的。区别在哪里?做其他工作的人,相对比画花鸟的人要少一点负担,相对简单。


我们现在需要讨论的是花鸟画它的主题是什么,一件艺术作品是要有主题的,但是这个主题是多样的。包括社会性、政治性和生活,还有个性主题。笔墨语言表现的艺术特征也是一个主题。有很多画,尤其是花鸟画,花鸟画总得画一个所指,从哲学的角度来讲你的思想要有所指,反映在花鸟画上是笔墨指向什么,表现什么。现在出现了实验水墨,受西方影响搞抽象的也画水墨,不强调画的是什么。这是不是一种画?也是,是可以存在,也可以实验的,但是作为中国画来讲,跟它还是不同的。中国画是天人合一的,从主题思想上看也是天人合一的,不是和任何事物都不联系的虚拟,中国画要有象征、比喻,特别强调赋比兴。


中国画的意向观念和写意技法是一个完整的系统,不割裂,也不能互相代替。这一点花鸟画特别突出,将中国画的技法当作画这张画的主导思想,能够成为一张非常有内涵、有生命高度的作品。 花鸟画的创作要有所区别。要有意识地进行带有政治、社会、生活三个大主题的主题性创作。


花鸟画的难不在画幅的大小,现在画大画的人很多,大的殿堂里面挂的画都是几张拼在一块的,但是它是在摆物,只是客观对象摆在画面上,至于摆的好不好,这个物画的精不精彩,有没有内涵,并不强调。这个内涵当然越多越好,当然每张画都有每张画的调子,有中心、有主次,不能大而全,要有侧重,但是它是在主题、形式和艺术手法有主次的情况下相对完整。现在我们说的完整指的是画体,山有山体,文有文体,画有画体。不管你画的是山水、花鸟、人物,还是中国画、西画都有画体。画体就像人一样,没有脑袋行不行,少一条腿行不行。除非在特殊情况下,就像肖峰画两个人打仗的时候,只画了一个眼睛。赵延年木刻刻了一个鲁迅,只有一只手。但是他是通过艺术处理、通过黑白处理的,西画有透视关系,这样就把画集中在一点上了,更突出思想主题和艺术表现主题,或者突出中国画的笔法墨法。一张画是可以突出一个语言特征的。吴昌硕就是要通过画面上重要的几笔体现出特征,这是花鸟画创作中比较重要的突出主题的办法。所以,花鸟画的创作,别看只是一张很小的画,但是它能突出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实用价值很高,很有代表性,很有中国画的特点。这张画就能立得住,就是一张好作品。


第一,笔墨结构是中国画、花鸟画创作核心的核心,不管是自己画画,还是看画、评判,都离不开笔墨结构。第二,个人的修养、个人的功力几方面的训练要和国势大势和民族文化的命运相结合,也就是大我和小我的关系。解决了这两点,创作的基本点就有了,咱们传统文化的基因就包含在文化修养里面了。

    


网友评论

登陆 后参与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3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