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当下,在新兴媒介与互联网技术的作用下,新闻事件的舆情发展呈现出多元化、差异化的态势。然而,互联网去中心化的特点也随之引发部分舆论对某些舆情话题的关注远超主体事件本身,与原有新闻事件相关的新生、衍生话题的高热度成为一种大概率事件。前不久,《1818黄金眼》节目中的当事人小张因浴室玻璃自爆求助节目组,却因帅气外表登上多个热搜榜单,成为舆论关注焦点。这让人不禁思考,在流量时代为何舆论频频跑偏?

  舆论失焦

  舆论失焦,即新闻热点事件或者是突发事件的核心议题被边缘性和衍生性话题所遮盖,受众或媒体对于事件的关注点产生偏移的现象。在当下的网络舆论场,这种现象正逐渐普遍化,非理性的公共讨论带偏舆论导向,情绪化的信息表达在自媒体时代泛滥成灾,真相被陷于娱乐狂欢之中。话题焦点的迷失和泛娱乐化倾向无疑会消解公众对于事件本身的理性反思。

  此前,某高一男生因获信息学奥赛金牌而被北大预录取,而网民的关注点却是发际线2018年,杭州卖房小哥小吴因理发店办卡被骗求助媒体维权,舆论的焦点却是他那一对不怒自威的眉毛,甚至将其照片做成了表情包,而忽略了受害者本身的求助需求;20208月,雅安多地连遭强降雨,一段乐山大佛洗脚的视频登上热搜,而这背后是四洪齐发的灾情;疫情防控期间,一些艺人加入捐款大军,而与此同时,有营销号整理出一份捐款名单,详细列出捐款额,一味纠结在捐款数额上;再之前,亚马逊的老板也因向澳洲大火捐款就被全球网民吐槽捐得太少,公益就变了味儿……

  大众注意力为何畸变?

  流量时代,在信息传播过程中,符合网民兴趣点、兴奋点的内容大概率会成为网络空间的热点,在这一过程中,大众聚焦的主题会不断变化,产生出新的热点和焦点。关注焦点在求新、从众、寻乐等复杂心态的驱使下不断游离,受众或媒体对事件背后的本质问题失去兴趣,往往更热衷于对事件衍生出的边缘性话题进行热烈讨论。

  由活跃网民诱导引发的舆论场羊群效应。在网络舆论场,各领域的知名网民占居信息高位,对新闻事件的舆论走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2019年微博运营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微博活跃网民账号达5.9万个,较2018年同比增加2万个。拥有庞大粉丝量的活跃网民对事件带有倾向性的言论和看法都可能影响舆论格局演变。在他们的影响力辐射下,普通网民容易跟风起哄。个体观念受到群体观念的影响,而越来越趋同于多数人的表达,羊群效应驱使下,个体的价值判断被集体价值判断带节奏。甚至有的时候,一些网络推手就是利用网民群体的特殊心理,刻意炒作和诱导,企图带偏舆论风向,他们雇佣网络水军混迹于网民中发表意见,形成一种舆论热点假象和虚拟的意见气候,并由此获得舆论主导权,网民群体轻易就能被网络推手们左右。一部分网络水军从事编造虚假信息、诽谤攻击、非法推广、非法删帖等违法活动,危害互联网生态,严重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

  德国社会学家伊丽莎白·诺尔诺依曼曾提出沉默的螺旋假说,指出:个体出于担心被孤立,或者希望融入某个群体的心理,当针对某个特定议题发表意见时,个体往往会选择观察意见气候,并据此判断自己的观点属于少数派还是多数派,如果自己的观点与多数派的观点背离,个体会倾向于选择沉默;而当自己的观点与多数派的观点同一时,个体会更倾向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同理,在舆论场域中,当强势意见属于偏离核心议题的内容时,失焦性舆论强势上升而其他性质的舆论逐渐式微,舆论失焦便由此产生。

  碎片化的信息接收带来的认知局限性。公共舆论事件大多发端于网络空间。事件起初呈现碎片化、多样化、杂乱化的特质,充斥着公众的信息接收渠道,在事件真相被准确梳理前往往会引发网民脑补和带节奏,甚至是造谣。很多时候,作为一名普通网民,认知范围的局限性、时间精力的有限性,使其无法准确判断事实真相,几乎很少有人去完整阅读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因此常常会放弃集中精力进行深入阅读和理解信息,而选择拿来主义。面对海量信息时,人们容易产生价值选择的困惑,在行为上无所适从。一些网民进行臆想和猜测,使得他们自身陷入迷乱之中,更加相信自己的主观判断,使得网络舆论被网民主导。罗某某事件”“鲍某某案”“体罚哮喘女等事件反转,让不少伸张正义的网民自嘲助纣为虐。

  公众话语的狂欢:博眼球的话题和表达更吸睛。由于人们的网络信息获取、互动行为具有很强的随机性和开放性,没有吸引力的观点和信息往往很难引起人们的关注。在自媒体时代,一些易于流传的话语概念反映了舆论场的多元需求,近年来,网上流行的各种段子、年度流行语的传播力不断扩大,泛娱乐化的解读陷入一种语言的狂欢。一方面,在快节奏的生活压力下,段子、热梗的表达方式更容易令人产生快感,一些脑洞清奇的评论往往更吸引人,正好为人们提供一种心理宣泄和情感释放,压抑的情绪得以解放;另一方面,一些网民为了博眼球,沉湎于流量向导思维,选择猎奇的方式对事件展开评论,有时甚至背后存在着产业链。不可否认,当事件被这种新鲜的话语形式传播后,会变得更有记忆点,但与此同时,事件的核心要素会被稀释。春晚主持人口红色号话题的讨论盖过对春节文化大餐的思考,边看剧边看弹幕的观影模式为网络狂欢提供了更多可能,我们也常常会被弹幕带偏或者是洗脑

  有学者指出,当人们盲目转发并传播插科打诨的吐槽段子时,却忽略了这些变化给我们带来的致命伤——思想的退化。在语言的宣泄过后,我们的思考仍旧肤浅,对现实的改变仍然软弱无力。但在语言狂欢这个层面我们已经满足了,尽管它已经消耗了我们很多精力。

  标签化的拟态环境下产生的刻板印象。贴标签式的报道与表达已然成为舆论场的标配之一。当某件事或人被贴上标签,往往具有更强大的网络影响力,收获指数级的关注度。由事件本身牵扯出对地域、性别、职业、年龄、学历等敏感话题的探讨,甚至讨论度远超原生事件本身。在当下热点事件中,但凡女司机”“富二代等关键词,容易掀起舆论浪潮,进行新闻搭车。2018年,《四家长质疑考生答题卡调包,纪委介入检察官实名举报》一文在朋友圈疯转,一些网民便开始拿河南和河南人说事儿;此前,在重庆公交坠江事件中,舆论话题也同样跑偏,最后演变成了对女司机的舆论审判。

  从情感驱动转向理性透视

  网络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公众的表达方式,情感驱动下的非理性表达已经成为眼下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从网民角度而言,应当意识到提升信息鉴别力、理性参与表达的重要性。信息碎片化和多元化是网络媒介的基本特征。一是要学会思考信息来源,兼听则明,多方求证,而非随便轻信他人转述。二是要提升价值判断能力,学会对网络信息的真伪、利弊和善恶作出判断,提升事实判断、价值判断和政治判断能力。此外,构建和谐的网络文化是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应有之义,公众要理性参与热点,在舆论表达上走向规范和有序。

  此外,媒介素养教育工作的加强也是迫切紧急的事情。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3月,在我国的网民群体中,20岁及以下网民占比为23.2%。青少年学生作为网络原住民,他们的思想观念、话语表达、行为方式深受网络影响,同时也是建构网络空间、培养媒介素养生态系统的主体力量。青少年群体的媒介使用能力明显高于其他人群,而他们的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仍未完全成熟,身处思想多元的复杂网络舆论场,加强对青少年群体的媒介素养教育刻不容缓。浙江传媒学院副院长姚争表示,该校先后在浙江、四川、甘肃等地区的15所中小学建立了媒介素养教育实践基地,希望社会提高对青少年媒介素养的认知,滋养网络媒介素养教育的生命力。

数字流量时代,传播链上的每一个发声体都深刻影响着舆论走向。而作为公众,要提升自身的新闻媒介素养,少一些调侃,多一些情感认同,少一些盲目站队,多一些理性思考,助力构建理性、多元、有序的舆论生态格局。

 

  (作者:人民网新媒体智库研究员 张力、见习助理研究员 谢怡敏)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07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