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理性和逻辑:对抗后真相时代的武器

  对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大多数人而言,新闻已经如同水或食物一般,成了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当我们阅读新闻的时候,我们在阅读什么?我们又想从新闻中得到什么?

  有人认为:新闻是这个世界上最平淡、最干涩的文体。不论这样的评价是否正确,新闻中传递的那些事实,足以让它的缺点变得不再重要。对新闻的生产者而言,事实是一切新闻最基本、最重要的生命线;而对新闻的阅听人而言,事实则是阅读新闻的最高动机,以及对新闻最起码的要求与期待。

  新闻事业在几百年的发展历程中,逐渐形成了特定的伦理与规范,同时也获取了社会大众的普遍信赖。然而,在信赖的另一面,假新闻的阴影也一直如影随形,不断干扰、磨蚀着人们对新闻媒体的信赖,滋长着怀疑主义的情绪。尤其是近些年,伴随着互联网传播的快速裂变式发展,假新闻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它不仅出现在种种小道消息和网络谣言之上,也出现在媒体的新闻报道中。

  有时,媒体编辑不幸中招,不慎成了网络谣言的传声筒;也有些时候,一些媒体在新闻操作中为了追求时效,让尊重事实的原则后退到了二线,制造出了假新闻;还有些时候,不同媒体对同一事件作出了截然相反的报道,互相指责对方信源有假,以至于人们不知该信哪一边。假新闻的出现,沉重打击了公众对新闻的信赖,也让不少人变得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辨别新闻的真假。对于这种现象,有人总结称:我们正在走进一个后真相时代”——信息的真假越来越难以判断,以至于我们甚至很难指出那些虚假的东西是假的,而只能称其为一种另类真相

  然而,相比于后真相时代另类真相这种带有悲观色彩的无奈表述,我们并非只能被动接受,可以通过提升自己的媒介素养,增强对真假消息的基本辨别力,在最大程度上排除虚假信息对舆论环境的干扰,同时避免怀疑一切的阴谋论式思维乘虚而入,并对报道误差和新闻本质有更深入的了解,从而建立起更平和、稳定的阅听心态。

  所谓媒介素养,就是在鱼龙混杂、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舆论环境里,准确地以理性的标准识别出哪些声音更有价值,更加可信;哪些声音又存在问题,应当质疑。而认识到音量的大小不等于可信的程度,是培养个人媒介素养的第一步。谣言不会因为重复一千遍而成为真理,也不会因为从拥有权威和名望的个人或单位嘴里说出来而成为真理。惟有理性和逻辑的工具,才能让我们辨别出什么样的声音更接近真相。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不论是新闻机构还是作为阅听人的我们,都不可能对绝对意义上的事实有100%的把握,而只能以自己的力量尽可能靠近事实,分辨出相对的可信与不可信。惟有对这些基础观念有清楚的认知,排除头脑中此前已经存在的先验性的偏见,方能踏上建立媒介素养能力的正途。

  有多少人被一眼假新闻套路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也是一个信息混杂的时代。面对后真相时代的危机与挑战,惟有养成良好的媒介素养,方能在鱼龙混杂的信息洪流中,找到指向真相而非谎言的路径。

  学会在众多消息中,分辨出那些完全不值得信赖的一眼假新闻,是养成良好媒介素养最基础也很重要的一步。所谓的一眼假新闻,指的是造假手段粗糙,并无专业媒体参与的最低级的假新闻。其主要特征可以概括为:主题耸人听闻,新闻要素缺失,信息来源可疑。

  乍一听,分辨这类假新闻似乎十分简单——毕竟,这种一眼假新闻实在过于粗制滥造,以至于哪怕对媒介素养毫无概念的人,也能看出其中不对劲、不靠谱的地方。然而,尽管大多数人在这个问题上自我感觉良好,但只要我们打开微信、微博便会发现,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在各种一眼假新闻面前中招的亲友、熟人。

  其实,辨认一眼假新闻并不难——只要细究一下五个W”一个S”,便能将其排除。所谓的五个W”,指的是新闻的五个基本要素:何时(When”“何地(Where”“何人(Who”“何事(What何因(Why,任何一条可信的新闻,都必然要将这五个要素交代清楚。这一方面是为了确保新闻的完整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新闻可资查证。在那些一眼假新闻中,这五个要素往往会有多项缺失或模糊,因为假新闻编造的细节越多,就越容易露出马脚。当一则假新闻的主体,就是令人震惊的一句话”——某某名人公开XX”时,很多人会因为消息难以查证而选择盲信,而具备媒介素养者,则会从要素的缺失中看出消息本身的可疑,从而不轻信。

  五个W”之外,剩下的那个“S”更为重要——那就是信息的原始出处(Source)。最可靠的信源,当然是权威媒体的官方平台。除此之外,未经媒体报道的信息想要取信于人,发布者至少要公开身份,以自己(组织)的信誉为信息真实性担保。倘若一则网传消息的原始来源,是某些来路不明的自媒体,或者干脆就是有人说网民爆料,那绝对不可轻信——这倒不是说这种消息必然是假的,只是说,在得到专业记者或权威人士验证之前,这种消息不值得信赖,更不能当作斩钉截铁的证据来论证任何事情。

  任何一个普通的新闻阅听人,只要能够牢记这五个W”一个S”,熟练掌握寻找新闻要素、倒查原始来源这两项技能,便算得上是具备了最基本的媒介素养——这虽然也需要费上一点功夫,却并没有多高的门槛。有了基本的识别能力,绝大多数一眼假新闻,便很难骗到我们,我们也能借此过滤掉大多数没有意义的垃圾信息,不必为此浪费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媒体的报道一定真实吗?

  学会在鱼龙混杂的信息环境中,迅速分辨出那些一眼假新闻之后,许多人又会生出新的疑惑——经由媒体报道的新闻,就一定是真的吗?倘若有媒体报道失实,乃至蓄意炮制假新闻,又该如何辨别,使自己免遭蒙骗呢?事实上,倘若将视野扩展到全球范围,我们便会发现,不实报道与假新闻的阴影,就像一块久久不能散去的灰暗乌云,时刻威胁着各国新闻媒体的社会形象与公信力。

  这些令人遗憾的事实,传递着一个重要信息:不是所有的媒体报道都能与真相二字画上等号。对此,惟有以求真务实、理性审慎的态度,对各类信息保持合理质疑,才不至于轻易被那些更高级的假新闻俘虏。

  尽管媒体报道的信息未必都是真的,但这并不代表一则消息要么绝对真实,要么绝对虚假。究其本质,新闻报道的过程,其实是新闻媒体以自己的方式寻找真相、再现真相的过程。而既然是寻找与再现,就意味着新闻媒体的报道永远只能逼近真相,而并不等于真相本身。在这种情况下,衡量信息真实性的尺度,绝不是只有两个选项,而是一个可信度由低到高排列的连续谱。同时,在发掘事件真相的过程中,后续的报道,可能是对前面报道的补充甚至纠偏。我们需要将所有的报道(信息)综合起来加以判断,而不是简单说哪个真,哪个假。

  很多要素都会对一则新闻的真实造成影响,而对于具备基本媒介素养的普通阅听人而言,至少应该记住以下这几个要素:其一,是报道的细节翔实程度;其二,是报道的引语丰富程度;其三,是报道中情绪与立场的表露;其四,则是信源的既往公信力。一则新闻对细节的报道越是翔实、具体,我们便越有理由认为其报道是下了功夫,且确实言之有物;一则新闻中引语所占的比重越大,我们便越有理由认为这则新闻确实有据可查,而不是记者的一面之词;一则新闻中表露出的情绪与立场越克制、越审慎,我们便越有理由认为这样的报道是客观、平衡、理性的;一则报道的发布媒体过往的信用记录越好,被揭露出造假的情况越少,我们便越有理由相信这次的报道是可信的。

  一旦掌握了这种能力,我们便会发现,许多最终被证伪的假新闻,其实在被揭露之前,其可信度便岌岌可危。我们或许无法打开上帝视角,直接洞见一则消息的真假,却可以通过仔细甄别来避雷,以免轻信中招。

一则新闻越是逼近真相,其可信度就越高,而我们在各种信息之间,自然也应尽量选择那些可信度更高的新闻。但与此同时,可信度更高的消息同样不等于事实本身,一旦未来出现新的消息,我们便需要再度对不同消息的可信度作出排序,合理质疑,才能不盲目相信。我们要做的,是让新闻成为认识真相的工具,而不是让它代替自己思考,让我们成为新闻的工具。

 

(综合《中国青年报》,作者:杨鑫宇)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07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