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25年前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一书翻译成中文版时,封面上有一句话:计算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它决定我们的生存。当我们走过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即将进入智能网络时代时,我们似乎也可以说上一句技术不再只是与技术有关,它决定我们的生存与生活

  关于技术赋能

  赋能,看似是个高大上的热词,但身处互联网当下的每一个个体、群体、机构无不感知到赋能的贴近性和近在咫尺:

  赋能个体,出现了直播达人、短视频创作者、专栏写手、微信自媒体、游戏打级者等过去从未认知的新职业、新新人类,也创造了过去无法想象的个人商业机会,让梦想照进了现实。开淘宝网店的做出了单品销售过亿,直播带货的年收入不乏百万、千万甚至上亿,有想法的做创客,有技能的进行在线授课。就算什么都不做,家里有空余的房间,也能借助共享短租获得收益。虽然技术首先以工具的面目出现,但我们不再仅是工具的使用者,而是工具赋予了行为发生的可能,并让行为无所不能。

  赋能群体,让无组织的群体彰显出组织的力量和价值。仅以2020年疫情防控期间的群体行为为例,就可以看到各种基于朋友圈、微信群、互动社区的无组织群体的有组织力的行为。一个名为“Yo的微信群在开启9个人的语音会议后,即拉起一个支援湖北大群号召群友捐钱、捐物,后又分别建立了核心志愿者群的客服群,面向供需双方的医院群物资采购群7天时间,对接115家医院的需求,提供近六万只口罩、六千多只护目镜、数千瓶消毒液。Github,一个面向开源及私有软件项目的托管平台,建立了所有人都可以共建共享的集医院、酒店、工厂、物流、捐赠、捐款、预防、治疗、动态等信息的联系沟通平台。试想,若没有技术赋能,这种低成本、高效率的组织沟通平台和群体行为何以落地呢?

  赋能机构,无论是传统的企业实体还是新生的互联网公司,无论是国家级政务机构还是市级、县级行政部门,都在技术赋能之下主动或被动地改变着自身的DNA。赋能的结果是社会的经济结构发生改变,数字经济占比GDP已超过三分之一;社会的政治沟通开启了网上群众工作部模式,持续性互动走向机制化、常态化;社会的文化结构变得多样又多元,多姿又多彩,主流文化的话语方式、传统文化的创意活力、民族文化的特色魅力都因技术赋能而呈现出新姿态。

  从技术与人类的关系上看,技术赋能存在三个层次:一是,机械赋能,人和技术都是被动的,机器、人之间的连接是技术属性、技术本能带来的,人被动地使用现成的技术;二是,能动赋能,人参与到赋能之中,主动学习技术、利用技术、改变技术以满足人的需求和欲望,实现人的目标和理想;三是,智能赋能,技术模拟环境和场景,技术读懂人心和人性,智能为技术赋能插上了飞天的翅膀。

  关于技术赋能,无法描述殆尽,无法想象穷尽。因为技术的发展并未停滞,也不可能停步,老技术会升级迭代,新技术会探索不止。同时,在技术社会互动论研究者眼中,技术和社会之间是双向互构的,社会需求或者组织环境对技术提出要求时,技术的影响和赋能是全面的、深刻的,甚至技术决定社会变迁;当某种技术逐渐过时,无法满足新的社会需要时,社会力量会迫使过时技术做出改进,推动技术发展,开始新一波的赋能。

  关于技术负能

  论及技术负能,不由自主会想到数字难民”“数字弃民”“数据难民”“数据霸权等关联词语。这些是在互联网发明创造之初从未想到会出现的词语。

  尼古拉·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20周年中文纪念版专序中写到,“25年前,我深信互联网将创造一个更加和谐的世界。我相信互联网将促进全球共识,乃至提升世界和平。但是,它没有,至少尚未发生。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邱泽奇在《技术化社会治理的异步困境》中发出疑问,技术在失控么?他写到,近些年来,技术作恶的普遍性和系统性超过以往任何时代,个人、企业和政府都有用技术作恶的行动。

  近两年,技术负能的话题越来越多。特别是去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因为老人使用健康码的不便引发出关于老年人如何享受互联网红利、如何在新媒体时代不让老年人掉队的议题。20201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帮助老年人跨过数字鸿沟,共享数字信息发展的成果。

  当下,技术负能、技术作恶是个不能不承认的现实问题。但是,对于技术负能也需要客观地、全面地认识。技术负能存在四种状况:一是,技术原罪带来的负能,即技术研发、发明本身存在Bug、后门,不完善的技术产品会带来使用不便,产生负能结果。比如,202010月,游客使用高德地图导航至四川青城山景区却发生定位错误。这个错误就是因为导航坐标点标注出错、数据更新不及时的技术性基础问题造成的。二是,技术过度使用带来的负能,原本简单、简洁的方式、手段可以处理、解决的问题,却叠加进某种不必要的技术,变成复杂、繁琐的流程。比如,一些多媒体融合作品中,为了炫技、炫酷加入不必要的呈现手段,导致用户忽视了内容本身的价值和意义。三是,技术作恶带来的负能,背后是私念、利益、资本、人性等人为因素的驱动。我们知道互联网中存在着一个暗网,那是用普通搜索引擎和网址访问无法找到的一个黑暗之地,非法毒品市场交易、黑市商品交易、儿童色情、欺诈服务、恐怖活动都根植于暗网。四是,对技术产品、新技术的不便用、不会用、不能用造成的负能。比如,老年人面对的疫情防控、交通出行、看病就医、消费支付、游园健身、办事认证等需要电子通行证、扫描支付等问题,都属于这一类状况。

  全面认识技术负能,当然是要对现实中的负能问题区别对待,防止单一认知思维产生对技术的否定、打压,甚至抵制。技术发展中的问题依然需要技术进步来解决,技术过度使用则依赖人们对技术的全面认知,技术作恶是一种关乎人性本能的问题,正如我们经常说到的一个话题,刀子在医生手中是救人的手术刀,在作恶者手中可能就是凶器。而技术的使用问题则要看到这是赋能过程中出现的阶段性问题。

  赋能与负能,其实在转瞬之间

  技术赋能与负能是一体两面。大多数技术研发、互联网产品推出,都是为了满足人们需求,解决生产、生活中的痛点、难题,都是以赋能为初衷、以创造美好生活为愿景的。《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说,当我们创造新技术时,我们同时也给世界增加了可能性、选择权和差异化”“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创造技术,以期未来更多人会有选择的权利,并有可能人尽其才

  数字技术重塑世界,但要使所有的人和所有组织都能够从中受益,使数字技术为最需要的人服务:弱势群体、边缘化群体、生活在贫困中的人以及遭受各种歧视的人,还是存在难度与问题的。在全球,只有53.6%的人口使用互联网,在中国,截至202012月,非网民规模也有4.16亿,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限制和设备不足是非网民不上网的主要原因。其中,因为没有电脑等上网设备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14.8%”

  一方面,我们在努力发明、创造新技术、新产品、新应用,要面对现实的不能上网、不会上网的人群;另一方面,我们用新功能、新模式、新样态满足人们的多样化需求,同时,也会陷入网络依赖、产品依赖、数据依赖中被动成为负能的对象。

  十多年前,笔者在给学生讲到移动互联网未来的服务时曾畅想,将来我们走到任何一个地方、在任何一个时间,都能用手机搜索到附近的餐馆、电影院、KTV,而且每个人搜索的结果都会不一样,我们期望的个性化服务会因为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到来而实现。今天,这样的技术赋能确实已经基本实现,但产生的另一个问题是当年没有想到的,即个人数据被大量占用、滥用后的隐私侵权、数据泄露、数据售卖等问题。这就是个性化、定制化服务的赋能转瞬间走向了技术负能。

  其实,并不只是赋能走向负能,也可以让负能再次走向赋能。负能中也暗含着机会、机遇和未来。比如,老年人的数字鸿沟可能是开发老年互联网市场的机会,个人数据的被滥用可能是用区块链建构个人小数据包的机遇,国内近三分之一未上网的人群可能是所有互联网公司可开发的热土。

网络技术、数字化发展带来的技术负能,需以更有温度、更具情怀的技术赋能来解决,解决负能的同时也一定是赋能的新空间、新场域。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詹新惠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07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