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慕课-权威的党政干部网上课堂



 

【关键词】新媒体传播前沿话题跨学科研究具身传播

最近五年,新媒体传播研究呈井喷之势。仅以新媒体传播来检索,2018年的论文数(402篇)是2013年(128篇)的近三倍。本文聚焦学者们关注的十个前沿话题,并对此作一个分析,希望给后续研究提供参考。

一、技术赋能

技术赋能实际上是研究新媒体中传播与技术关系,以及背后的权力游戏。喻国明教授认为信息技术从传播工具、渠道、媒介、平台进化为基础性社会要素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的权力来源,正形成社会权力的转移与转化。因此,需要探讨关系赋权的动力机制与影响机制

二、身体(具身)传播

近年来,传播者的在场与离场,虚拟空间的具身性和网络传播中的身体问题引起学者们的关注,既有哲学层面的思考,也有技术-传播的解构。陈月华教授是我国较早关注传播中的身体问题,她在《传播:从身体的界面到界面的身体》一文中,通过对虚拟现实的研究指出,人类有可能在赛博空间通过沉浸式面对面交流而找回在场效应。刘海龙教授等则更为深入地探讨身体传播对传播学研究的影响。他们从知觉现象学与认知科学的视角梳理具身性与传播研究的身体观念后提出具身性问题的研究。首先,批判性地揭示传播传递观所隐含的刺激一反应这一实证主义逻辑,凸显身体及其知觉类型在传播效果研究中的系统性缺席;其次,从符号与现实关系的角度检视传播仪式观的作用机制,尝试以具身视角填补由这一作用机制所造成的学理困境;再次,以具身观念反观新传媒技术及其实践,将虚拟现实理解为具身性的传播实践,借此为彻底离身的技术神话去魅。虚拟现实的具身性、媒介与身体的关系,身体的在场与离场、身体的公共性与个体性等诸多问题引起了学者们的广泛兴趣,今后还会有更多的探讨,这也将大大拓展新媒体传播的学术空间。

三、社会化传播

李夏薇是最早给出定义的,社会化传播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强调的是一种弥漫式、辐射式的传播方式,强调每个互联网用户都是传播的一个节点,是一种基于社会化媒体平台,在信源、希望获取信息的受众和信宿之间进行沟通并且实现信息和内容分享的行为。谭天把关系和资本导入到定义中:社会化传播是指在互联网连接的虚拟与现实的空间里,任何个体和组织都会形成传播行为,通过各种媒介平台和传播工具的关系转换,进而引发社会资本流动和各种传播活动。他进而提出构建社会化传播理论的设想,这个理论体系包括基本理论、媒介形态、内容与服务、关系与连接、用户与互动、效果与效用六个部分。他认为社会化传播不是替代大众传播,而是涵盖并发展包括大众传播在内的经典传播理论。或许通过社会化传播的理论研究能够更好的重建传播学的理论大厦。

四、推荐算法

推荐算法是目前人工智能在传媒最主要的应用,一方面它给内容分发带来精准传播的推送效果,另一方面也因此造成价值取向的困扰。有学者认为,算法推荐所遵循的公式算法和系数加权是把所有个体的网络行为视作数字化标准化”,并使之拘泥于一套看似科学和客观的数据计量方法中,而这套方法背后隐藏着同一化的技术内核,最终促成个体的信息孤岛化。也有学者认为,基于个性化推荐的算法审查机制,在对用户的阅读内容进行筛选和推送的过程中,明显包含了设计者的个人主观因素,这在一定程度上侵犯了用户自身对信息进行选择的权利;而算法审查中可能隐藏着的误差、偏见、干预等,又可能导致用户错过众多应知而未知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侵犯用户的知情权。有学者进一步研究发现基于内容的推荐容易导致信息茧房现象,基于协同过滤的推荐会引发受众对阅读内容的失控,基于时序流行度的推荐有诱发电子媒介黄色新闻潮的风险。

五、知识传播(知识付费)

目前研究多集中在针对知识付费市场发展、运营模式等应用研究,但学者更关注在知识传播理论层面的探讨。有学者对线上知识付费:主要类型、形态架构与发展模式进行剖析;有学者对知识付费的概念内涵、兴盛原因与现实危机进行梳理;有学者基于实证分析,对用户在线知识付费的影响因素进行了研究;也有学者对网络知识付费的生成逻辑、内容生产与价值进行审视。

互联网平台知识范式发生重大转变,从过去的公共、分享式的知识社区转变为有着工业化、专业化的知识生产机制和基于数字经济的知识服务产业;从过去碎片化的信息获取转变为依赖知识中介,获取跨界通识、中层化的知识类型。从概念内涵探讨到传播模式归纳再到传播范式转换的提出,以及对知识变现问题的学理关注,学者对知识传播的研究有了更加深入的研究

六、场景与空间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作为用户与新媒体的重要接口和连接节点,场景的作用和意义日益凸显。彭兰、谭天最早对场景问题展开研究,他们指出场景可能成为移动媒体的新入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场景越来越成为承载人的需要、生活空间、市场价值的新的承载物。郜书锴开始构建场景理论的内容框架,他强调指出:场景时代带来的积极与消极影响,表面上看是技术问题,实质上是个信任的问题。然而,场景毕竟只是新媒体传播中的一个重要节点和转换空间,它与相关要素和所在环境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我们还要进一步拓展研究的空间。从场景到空间,新媒体传播研究不仅是空间的延伸和拓展,还要关注空间的转向与文化的转向

七、连接

在新媒体视阈下,人们对传播的研究不仅由信息传播进入关系传播,进而把关系表征为连接,连接人、连接物,连接服务,由此涉及到更多传播学及相关学科问题。彭兰教授对连接的演进做了全面梳理和深入分析后指出,当一切物体成为终端时,信息传播这个词的含义会发生深层变革,人对信息的需求,也会发生深刻变化。谭天教授进而提出媒介即连接的观点,媒介是关系连接器,新媒体的连接方式主要是通过关系产品。彭兰教授在《连接与反连接:互联网法则的摇摆》一文中提到今天人们也在面临着过度连接的重负,不断增长的连接在延伸人的社会关系的同时,也将更多关系负担与社会压力传递给人。当连接达到一定限度后,他对用户的意义可能就会减弱,甚至走向反面。对此,她指出:适当的反连接意识与能力在未来或许应作为一种新的网络素养,这种素养是人在网络时代保持独立与自主性的一个基础。连接还是一个从物理到心理,从物质到文化的关系构建过程,我们还需要对连接的主体、客体以及相互作用展开更多的研究。这些研究将为人与技术,用户与媒体,网络与服务建立起更为健康良好的共生关系。

八、新媒体治理

互联网治理的研究已有很多,但新媒体治理却相对较少。针对新媒体治理中的多主体,如何协调新闻媒体、政务媒体与政府管理之间的关系,有学者提出政治沟通的制度调适。有学者结合大数据与小数据分析,从传播内容、传播功能和影响效应三个角度来考察政府新媒体在网络治理中的角色,提出政府新媒体的未来发展应着力于扩大受众覆盖面、优化传播内容、提升信息质量等建议。新媒体治理也是一种公共治理,对此郑恩等在研究中发现:事件的话语生产方式代表了一种创新的媒介逻辑,这种新型逻辑推动着媒体公民政府三者的互动,重构着权力配置机制,一定程度上预示了公共治理路径的转型。

九、短视频

对于短视频的兴起与快速发展,学者们不仅关注其发展态势还进行深入研究。有学者关注我国短视频生产的新特征与新问题,认为社会协作是短视频生产与传播的突出特点;有学者关注短视频下半场发展,认为应把握好短视频的媒介社会责任,正确处理公私域中的内容与价值标准,构建短视频公共空间的秩序与规则;有学者从视觉说服的视角探究短视频如何构建国家形象

有学者认为短视频的本质是用户赋能,短视频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表达权和展示权的平权。内容是移动短视频平台的重要研究视角。有学者尝试跳出常规的内容视角关系层面发起探讨,深入探索抖音背后的用户间关系社交互动,认为基于关系社交建设是短视频平台建设的重要方向。

十、智能传播

目前,人工智能在新闻传播领域的应用研究主要集中在传播者、传播过程、传媒业格局的影响以及未来展望、人工智能案例研究、人工智能与中国发展和法治进程等五个方面。有学者认为未来新闻业与人工智能的结合,需要在物联网环境下重新定义新闻,同时对智能化新闻应保持理性期待,在新闻业应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中要张扬人的价值。总之,新闻传播学对智能传播仍然沿着工具理性的建构和价值理性的批判,未来研究还需要二者的结合与提升。综上所述,随着这些话题的深入探讨,一方面推动传播学跨学科研究,另一方面正在形成新的研究领域,进而从深度和广度上推进我国新媒体研究。

(据《新媒体传播研究十大前沿话题》一文编辑



网友评论

全部评论

人民慕课

927篇

最新文章

人民网旗下慕课学习平台

人民慕课致力于成为党政干部新媒体素养、舆情应对的网上课堂,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载体。

人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